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投融管理
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規模增長迅速
發布時間:2021-07-15 10:32:04     瀏覽次數:

  近年來,我國資產證券化市場在規范與創新中穩健發展,各類產品發行數量和規模持續增長,成為支持實體經濟的重要渠道。

  從今年上半年看,金融機構基礎資產投放回暖,融資、出表和調結構需求有所上升,資產證券化市場發行規模增長明顯,市場供給出現較大的補償性增加。中金公司數據顯示,上半年,銀行間市場的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信貸ABS)發行規模為4200億元左右,同比增長約45%;證券交易所市場的企業資產證券化產品(交易所ABS)發行規模超過6800億元,同比增長約20%;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以下簡稱“交易商協會”)資產支持票據(ABN)發行規模約2500億元,同比增長約50%。中金公司研究部認為,按照ABS往年的發行節奏,下半年一般是發行高峰期,預計ABS發行規模仍會有所增長。

  從產品結構看,作為美國主流資產證券化產品的個人住房抵押貸款證券化(RMBS),在我國銀行間信貸ABS中同樣是主力品種,約占發行規模的60%,且相比去年全年的51%略有提升。在交易所市場中,地產類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規模仍然較大,受到消費貸款市場監管趨嚴影響,個人消費貸款類產品降幅明顯,較去年全年占比下降10%左右。

  在市場規模持續攀升的同時,資產證券化產品創新層出不窮,各種創新的“首單”產品在近年來不斷亮相,成為市場發展的亮點。今年2月,國內首單版權資產證券化產品成功發行;3月,“21國網租賃ABN001”綠色資產支持票據發行,成為全國首單綠色“碳中和”資產支持票據。此外,一些各具特色的細分領域創新產品紛紛亮相,豐富了我國資產證券化產品的種類和結構。

  業內人士預計,我國資產支持證券市場有望繼續增長,支撐市場的有利因素包括,商業銀行盤活住房抵押貸款的需求上升加快住房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的發行、不良資產和其他特殊機遇資產規模持續上升推動特殊機遇資產證券化產品增多、鼓勵消費政策不斷推出促進消費貸款資產支持證券的擴大發行等。

  政策引導市場規范發展

  從過去幾十年看,資產證券化在西方主要金融市場發展迅速,并成為金融創新的重要領域。從我國實踐看,資產證券化發展時間較短且經驗不足,如何在高速發展中規范引導,促進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至關重要。

  2005年,我國資產證券化起步。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使得這一具有創新色彩的金融工具尚未推開即陷入停滯狀態。直到2012年,人民銀行等三部門印發《關于進一步擴大信貸資產證券化試點有關事項的通知》,重新啟動我國資產證券化試點工作。此后,各項引導政策陸續出臺,資產證券化市場發展進入常態化。

  最近兩年來,相關監管部門連續公布多項重要舉措,鼓勵資產證券化創新發展,同時也對市場進一步規范引導。

  2020年6月,交易商協會在已有成熟的ABN制度框架基礎上創新推出資產支持商業票據(ABCP),彌補了國內空白。推出ABCP是滿足多元化融資需求的有益探索,也能夠提升市場資源配置效能,暢通金融資源進入實體經濟“最后一公里”。2020年9月,銀保監會發布《關于銀行業金融機構信貸資產證券化信息登記有關事項的通知》,不再對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備案登記,實施信貸資產證券化信息登記。在業內看來,這一重要舉措有利于銀行業金融機構盤活信貸存量,提高產品發行效率,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質效,推動信貸資產證券化業務常態化和規范健康發展。

  從今年上半年看,多項政策舉措進一步促進了我國資產證券化市場規范創新發展。年初,交易商協會發文,進一步規范資產支持票據業務盡職調查行為,切實加強市場自律管理,保護投資人合法權益。5月,國家發展改革委、住建部聯合印發《“十四五”城鎮生活垃圾分類和處理設施發展規劃》的通知,支持符合條件的企業通過發行企業債券、公司債券、資產支持證券募集資金用于項目建設等。6月,銀保監會、人民銀行聯合發布《關于規范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明確現金管理類產品可投資的金融工具包括“剩余期限在397天以內(含397天)的債券、在銀行間市場和證券交易所市場發行的資產支持證券”。

  發展空間仍待拓展

  盡管在政策引導下,我國資產證券化市場規模近年快速攀升,但總體而言,市場規模依然偏小。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全市場資產支持證券存量規模為4.79萬億元,在我國超過120萬億元的債券市場中,規模占比不足4%。這一占比,與西方國家相比差距較大。有數據顯示,美國的資產支持證券規模占其債券市場的比重最高時曾達近40%,盡管次貸危機后一度萎縮,但截至2019年底,占債券市場的比重仍為27.7%。

  “從社會融資規模的角度看,資產證券化市場的深度也亟待提高。”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張明表示,截至2020年末,我國社融規模存量約為284.83萬億元,而信貸ABS與企業ABS發行余額合計3.88萬億元,占社融的比重很小。這表明信貸資產的表外流轉尚不普遍,資產證券化仍無法有效發揮盤活企業存量資產等功能。

  在這樣的背景下,市場各方也在期待,進一步破除制約資產證券化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釋放我國資產證券化市場的活力。

  中債研發中心在此前的研究中提出,為適應我國資產證券化市場的快速發展創新,應盡快完善制度安排,堅持規范發展,加強風險防控,促進與經濟發展薄弱環節和重點領域的精準對接,推動市場高質量可持續發展。

  張明建議,首先要建立統一的資產證券化法律制度和政策。在新修訂的證券法中,資產支持證券被納入證券法的適用范圍,但目前尚未在立法上形成統一的針對資產證券化的法律法規及會計條例,資產證券化市場的健康發展離不開標準及監管的統一。此外,應盡快破除制約RMBS發展的房地產質押權集體轉讓問題,盡快解決資產證券化產品可能面臨的重復征稅等問題。

花蝶直播app免费下载-花蝶直播apk-花蝶直播app免费下载苹果版